拉齐奥乌迪内斯何时开赛

中文繁體 ENGLISH

云南少數民族文化 云南美食

云南少數民族文化

熱點新聞

薛文安 民族樂器改良的實踐者

文章來源:民族時報   作者:曹永慶   時間:2013-06-27 10:16:20   點擊量:2072

    云南民族村有一間民族樂器改良研制工作室,它的主人是薛文安,他是原大理州民族歌舞團的國家二級演奏員,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他鐘愛民族樂器,不論是二胡、月琴、竹笛,拿起來就會拉,就會彈,就會吹,飄出的音符,聲聲入耳,動人心弦。游客每過門口,總愛站著聽得不想走,還想多聽一支,再聽一支,有的干脆進來聽。

綠色掩蓋了云南民族村,村寨被綠色點染得充滿活力。鼓樂聲伴隨著歌聲在四處響起,笑聲朗朗,歡樂彌漫,游客在各民族村寨之間徜徉,愉快之情溢滿心懷。下午,尋著琴聲找到了民族樂器改良研制工作室。走進門來,薛文安正在認真向學生傳授葫蘆絲演奏技能。由于事先約好了采訪,學生只好退讓。

事也湊巧,昨天,他被邀剛參加完由云南省文化廳、云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聯合召開的為云南省第八屆民族民間歌舞展演編導會。會上,作了書面發言,并與他的學生,一位哈尼族女孩一一展演了經他研制改良的8種民族樂器,受到了與會領導、專家、藝術家們的熱烈歡迎。熱情的掌聲,無言地表達著對他改良民族樂器的成功的肯定與贊揚,祝賀與贊美。

薛文安23歲時,由工廠調到大理永平縣文工隊,從此開始了文藝演出生涯。仿佛,他就是一個為樂器而生的人。民族樂器,不管是哪個民族的,哪種樂器,他都十分感興趣,拉二胡,拉得委婉、悠長;吹竹笛,吹得高亢、嘹亮;彈月琴,彈得歡快、盡情。樂器在他手中,魔幻般地變得神奇。在日積月累的演奏中,他感到了民族樂器的缺撼和不足,從演出的經驗中,他找到了民族樂器存在的缺點,歸納起來,一是音域窄,二是音準差,三是音量小。他琢磨著如何改進。

早年,他在工廠學過木工、鉗工,干過鍛工、銅工、車工,這些工種鍛煉了他的手藝,也錘練了喜愛工藝的心。木工使他學會了挑選木材,鉗工使他學會了精細,車工使他學會了算計,鍛工使他學會了敲打。良好的工藝技術奠定了他日后制作樂器乃至改良樂器的手藝。46歲時,他有幸參加了云南省文化廳舉辦的樂改組。他高興地說:“同年參加全國民族樂器鑒定會,全國設立了21個獎項,我們省就得了7個獎項。”樂器改良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績,這成績占了全國的三分之一。成績鼓舞人心。回來以后,薛文安就走上了民族樂器改良的路子。

他說:“云南是一個多民族的省份,在歷史的發展中,各民族的先民們創造了本民族的音樂文化,給我們留下了大量的、不同形制的民族樂器:吹、拉、彈、敲擊(打擊樂),有兩百多種,以及各有特色的演奏方法和優秀的音樂作品。”這是需要學習和傳承的。各民族的生活中,離不開的就是樂器,民族樂器是民族的第二生命。他說:“自古以來,民族樂器總是伴隨著人們的生活,無論在日常的歌唱、舞蹈、勞作、社交,還是婚喪嫁娶、風俗節慶、宗教禮儀等活動中,民族樂器都能表達喜怒哀樂,真實地反映著各族人民豐富多彩的生活和思想、情感,為廣大人民所喜愛。”

然而,現代生活對傳統文化沖擊很大。他觀察后,指出:“特別是電聲樂器,咪笛及現代傳播手段的沖擊,使得很多專業劇團解散了樂隊。”民族樂器在樂隊幾乎蕩然無存。他更擔心,長期下去,民族樂器的生存問題,他說:“民間也受外來文化的影響,年輕人愛好呈現多樣化,對傳統樂器的愛好日漸淡漠。”

薛文安從藝快50年了,他從前輩從藝的經歷中得出深刻的感悟:“人在藝在,人亡藝亡。”若不及時地傳授民族樂器演奏技藝,就會走向消失的邊緣。

退休之后,他受聘來到云南民族村,一顆熱愛音樂的心始終歡跳在音階上,他思考著,怎樣讓民族樂器的音域更寬、音量更大、音色更準,始終致力于民族樂器的改良。他說:民族村給了自己一個圓夢的機會。這個平臺很寬,因為這里聚集了26個民族的優秀兒女,他們都是為著“傳承文化”而來到云南民族村“引領歡樂”的。他領受了領導交給的培訓任務,負責地對村內少數民族演員進行了三期樂器技能技巧演奏培訓,正在朝著為25個民族村寨每村傳授一種民族樂器和演奏一首曲子的目標努力。與此同時,他還為云南藝術學院、云南邊防武警學校的學生傳授過民族樂器的講課培訓。

在云南省文化廳、云南省民族事務委員會舉辦的為云南省第八屆民族民間歌舞展演編導會上,薛文安與他的學生表演了8個經過改良的民族樂器。他邊發言邊表演。他讓跟自己學了才13個月的哈尼族學生白春芬表演了8孔葫蘆絲、鋼片琴、丁琴,人們為這位初學民族樂器就有很大長進的學生鼓掌,認為后繼有人了。薛文安表演了低音胡、其奔、哦比、獨弦胡、牛角琴5個。他表演低音胡時說:這是我1979年開始研制,到1996年研制定型。這件樂器填補了我國弓弦樂器中沒有低音的空白,申請了專利,并獲得過省發明協會優秀發明二等獎,第二屆愛因斯坦國際金獎。

薛文安已年過七十,還在繼續為民族樂器的改良與發展苦苦鉆研,細細琢磨,攻克了一道又一道難關。經他改良制作的民族樂器,不但音色好聽,音域寬,音量大,而且還是精美的工藝品。薛文安認定:民族樂器需要保護,更要推廣。它們在各民族的生活中有其深厚的基礎。保護是為了傳承,傳承就是推廣。他要在統一制作尺寸上,音色好聽上進行一番改良,讓民族樂器在各民族的生活中乃至舞臺演出中煥發出強大的生命力。滿屋子都是他改良出的民族樂器,每一件樂器都凝聚著他付出的心血,閃耀著智慧之光。他隨手拿起一件樂器,都能演奏出迷人動聽的曲子,那優美的旋律是從他心靈上飛出來的歌,陪伴著他的晚年。他用民族樂器改良的實踐成果,抒寫著云南民族樂器傳承與創新向前發展的歷史。

第 1 頁    共 1 頁
拉齐奥乌迪内斯何时开赛 雷神走势图 05利物浦ac米兰 切尔西vs卡迪夫城 夏洛克的秘密免费试玩 河南快赢481近800开奖结果 bbin电子老虎机怎么刷 逆战下载官方下载 我的世界海洋版下载官方正版 法国昂热高商学院排名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视频 魔龙传说 福建体彩网36选7走势图 冰球突破拉分技巧 完美世界手游隐藏任务勘察现场一 川崎前锋vs名古屋鲸八结果